1. 专题频道:
  2. 今生有缘
  3. 今日健康
  4. 今乐团购
即时播报:
徐闻 > 矿区 > .

这个申遗成功的日本岛 曾是埋葬中韩劳工的地狱|劳工|中韩|军舰岛

发布时间 | 徐闻 来源:网络整理

  来源:参考消息  

  原标题:视界| 白骨累累竟入选世界遗产!曾埋葬中韩劳工的日本“天堂岛”实为地狱

  今年徐闻,是日本“军舰岛”申遗成功两周年,这是一座被一些旅游者誉为“天堂”的地方。

  对这片“明治工业革命遗址”,日本方面表示,岛上的23个明治时代的工业设施帮助日本成功实现了从封建经济到现代经济的飞跃。

  日本没有说明的是矿区.,这样的飞跃是踏在劳工尸骨之上实现的。

  韩国KBS电视台7月4日报道称,当地时间7月3日早上.,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的一块巨大电子屏幕上播放了一段特殊的视频.,这段视频向世人揭示了日本在二战时期不为人所知的一段黑历史。这则名为《端岛的真相》的视频时长只有15秒,在时报广场大屏幕上每天滚动播出1000次,持续播放一周.。

  影片将军舰岛称为“地狱岛”。 

  端岛位于日本西南部,由于形状酷似军舰而又称为“军舰岛”。在军舰岛被勘探发现拥有丰富的海底煤矿资源后,日本工业巨头三菱集团于19世纪晚期买下了这座岛屿,对其进行开发。

  然而,这里曾经热火朝天开采活动的背后,却满是来自中国和朝鲜半岛的强征劳工血泪史,他们中间有男有女,甚至有儿童。

  日本新日铁住金公司也参与了岛屿开发,旗下的八幡制铁所雇佣了上千名劳工。

  军舰岛曾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方。面积仅16英亩(约0.06平方公里)的岛屿上,生活着超过5000人,大家都挤在狭窄的公寓里。

  与此同时,中韩劳工们的生存环境却堪比地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被强征的劳工在这里受到非人的待遇,饥饿是常态,当他们无力采煤,日本人就会残忍地虐待他们。

  有幸存者表示,在那里,只能得到一点点食物。虽然每天担心会死于炸弹,但最难熬的折磨还是饥饿。

  据统计,有722人因恶劣的工作环境而死亡,其中有不少中国劳工。

  一名幸存者回忆,自己就像一只“鼹鼠”,在军舰岛上每天的工作是采煤,然后再将煤块掰开,如此不停地周而复始。他在第一次进入矿井时差点晕倒。在井中,脸上的煤灰会掉到食物中,每天繁重的任务使人疲惫不堪。

  后来,日本能源结构改变,变得日益依赖进口石油,军舰岛上的煤矿不得不于1974年关闭,岛上居民随之撤离,只留下一座空城。

  大部分劳工在非人的折磨中去世,一些幸存者仍坚持向日本索取赔偿,包括未支付的酬劳和迟迟不来的道歉。

  但是,开发军舰岛的三菱集团和其他强征劳工的日本企业认为,所有的赔款和补偿已经通过战后的条约得到解决。

  2015年,日本政府以岛上遗留的工业设施是“非西方国家首次成功的工业革命”遗址为由,申请联合国世界遗产并获得通过。

  在军舰岛申遗成功之后,日本当地的支持者弹冠相庆,认为这可以促进旅游业,还可以为保护遗址,开辟资金来源。

  其实,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上不乏“沾满鲜血”的遗址,譬如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但它是作为历史罪证存在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称,奥斯维辛集中营展现了纳粹德国执行种族灭绝政策的状况。

  然而日本政府忽略了军舰岛的黑暗过去,仅强调其对该国经济做出的贡献,这无异于背叛历史。

  英国《卫报》指出,中国一直是反对军舰岛加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主要国家。中国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张秀琴表示,日本仍未充分说明军舰岛强征劳工的事实。她呼吁日本应保证每一位劳工的遭遇被铭记,使他们得到应有的尊严。

  韩国也是反对国家之一。韩方表示,日本应说明,1910年到1945年期间,曾有约6万名劳工从朝鲜半岛强征去包括军舰岛在内的7个劳动地点。

  美国研究日本战时劳工问题的专家William Underwood表示,如果日本,尤其是参与强征劳工的企业,能够更真诚地面对过去的战争,强调其明治时代的工业革命则没什么问题。

  可是日本始终没有直面这些问题。对于军舰岛申遗,日方还曾进行狡辩,称申请的时段截至1910年前,当时外国劳工还没有上岛。

  后来,日本终于同意承认军舰岛曾在二战时期强征劳工的事实,军舰岛也终于被纳入世界遗产名录。但劳工的遭遇仍然被置于军舰岛发展“奇迹”的背后。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介绍军舰岛的网页上,仍将军舰岛的工业发展作为介绍的重点,称“这个过程被认为是非西方国家第一次成功引进西方工业化的示例”,简介中未有只言片语提到劳工相关的事实。

  其实,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劳工的罪行并不仅这一桩。据估计,二战期间,约有39000名中国劳工被强征至日本。而日本国内却很少对这些问题进行公开讨论。1972年,日本政府声称,根据《中日联合声明》,中国放弃国家间索赔权的同时也放弃了个人索赔权。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也裁定,不承认中国人拥有索赔权。

  但中国受害者团体与日方公司的谈判一直进行着--

  2004年,日本新潟地方法院曾作出判决:日本政府和新潟港运公司应向11名原中国劳工一共支付8800万日元的赔偿。二战期间,新潟港运公司曾强征中国劳工,当作新潟港码头的奴工使用。

  2010年,日本西松建设公司与183名中国原劳工及其遗属达成和解。西松建设公司表示,愿意承担历史责任,并支付1.28亿日元(约合927万元人民币)。

  2016年,日本三菱材料公司与中国劳工团体达成和解,向受害者及家属道歉并赔偿每人10万元人民币。

  据了解,三菱集团在二战期间曾强征3000多名中国劳工,其中700人在被强征期间死亡。

  在三菱材料公司表示愿意和解并赔偿时,时年96岁高龄的受害者代表阚顺表示,赔偿金多少无所谓,只要日本方面真诚道歉,自己都能接受。

  原谅不等于遗忘,希望日本能早日正视其战争期间犯下的罪行。 

责任编辑:张岩

责任编辑:慈千儿